首页
> 媒体报道
中国文物报:七三一遗址,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日期:2015-02-12 浏览次数: 字号:[ ]


两侧印有遇难者名字的走廊

本部旧址
 

  寒冬里,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白雪皑皑。
  
  焚尸炉的烟囱矗立着。
 
  那时候,所有的从南门、东门、西门、北门,送到七三一部队里的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他们叫“马路大”,“马路大”唯一的出路就是焚尸炉的烟囱。
  
  走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看着一件件证物,一幅幅照片,人的心一次次被揪住。
    
  “当我站在满是遇难者名字和遗像黑暗的走廊时,感觉到时空交错,不知有多少个‘马路大’在我身边拖行,有多少亡灵久久不肯离去。和平时期,不忘国耻,不能简单的流过泪就忘了过去的疼痛。”一位参观完罪证展的观众这样留言道。


在保护研究中前行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同德国纳粹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并称为世界两大灭绝人寰的杀人魔窟。1933年,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始建,曾以石井部队、东乡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名义从事人体实验、动物实验、生化武器研究生产等战争犯罪活动。1936年开始在哈尔滨平房地区建立细菌武器研究生产基地。1945年8月,七三一部队败逃之际炸毁了大部分建筑,形成现在旧址的整体格局。七三一遗址现有本部旧址、焚尸炉旧址、冻伤实验室旧址、病毒实验室遗址、锅炉房遗址等2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旧址,保存相对完整。保护区面积24.8万平方米,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违背国际公约,用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毒气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是日本对外侵略扩张、掠夺资源、践踏主权的重要罪证。
  
  全面有效保护始于1980年代,通过成立平房区文物管理所、“哈尔滨日本细菌工厂罪证展览馆”(现更名为 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等保护利用机构,对七三一旧址进行清理、勘察、发掘、保护、研究和管理工作,编制《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文物保护规划》,保护利用工作卓有成效。2006年“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 年被国家文物局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多年来,国家及省市区领导高度重视七三一旧址的保护工作,逐级成立专门管理保护机构,通过政府立法、旧址调查、规划编制、采访取证、文物征集、学术研究等,对七三一旧址进行了全面地保护。” 有着25年731部队研究经历的研究馆员、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说。
 

在贯彻落实中提升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就七三一旧址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其中在一份反映该遗址群破损情况报告上的批示中明确要求,“应加强修护工作”。中央有关领导也分别多次对七三一旧址保护、展示和管理工作作出具体批示,并专程到黑龙江省开展调研工作。
  
  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专程调研七三一遗址保护利用工作,强调要统筹安排保护、展示和利用工作,抓紧组织安排保护维修工程项目,对展陈内容进行改进、提升,并派出有关专家对七三一旧址保护和申遗工作给予具体指导。
 
  黑龙江省委王宪魁书记两次专门批示,亲自到现场调研指导,召开省委常委会研究落实习总书记批示要求,研究确定七三一旧址保护、修复的原则,工作重点,以及工作步骤等。王宪魁在黑龙江省文化厅(文物局)上报的《落实习总书记批示要求,加快推进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文物保护工作情况汇报》上批示,“落实习总书记重要批示,积极推进各项工作。确保按时完成,有困难速报。”
  
  黑龙江陆昊省长及省委宣传部张效廉部长、孙东生副省长也到现场调研,召开专题会议和现场会议研究落实七三一旧址保护具体工作,明确了各相关部门所承担的责任和任务,全面推进七三一旧址的保护和申遗工作。
  
  金成民介绍说,2014年,七三一旧址保护利用共争取国家、省、市各类经费3.7亿。组织编制了六处《七三一旧址单体保护展示工程技术方案》上报国家文物局,其中三处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立项,争取文物保护专项经费3750万元。组织完成了两处七三一旧址考古清理工作,清理总面积15337平方米,出土文物800余件,地下基础部分全部揭露。
  
  目前,731部队罪证陈列馆本部大楼修缮及展览提升工程已经正式启动,陈列馆新馆建设、进一步的史料搜集和文物征集也都逐步开展。
    
  “今年9月3日,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时候,我们要把有关的遗址保护好、展示好,全面的对外开放。这既是落实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也是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确定的目标。同时,我们现在的工作要为下一步工作做准备,要为申遗做准备、打基础。”黑龙江省文化厅厅长宋宏伟说。
 

在展览展示中铭记
  

  谈起将来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展的展陈理念,金成民用了“简单、朴素、真实、可信”八个字。对于731部队,我们用“凶残”“残暴”“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等等任何词语来形容都不过分,“但我更倾向于用一种平实的讲述方式来进行人性的拷问。不单纯以揭露为目标,只是摆事实”。
  
  内容上,以七三一部队进行人体实验和细菌战为主线,以日本细菌战军事战略、特别移送、毁证与逃脱、细菌战贻害为辅线,全景式展示日本进行细菌战是日本国家自上而下,有预谋、有组织、有规模、成体系的国家犯罪的史实。
  
  遗址本身就是罪证,虽然矗立在那里,不会说话,但它是无言的控诉,时时刻刻在揭露和声讨日本反人类的罪行。“还是以七三一遗址本体展示为主,以新的基本陈列和本部复原陈列并重,最终形成遗址核心区开放展示、新馆基本陈列及本部复原陈列互为补充,集中成片遗址与单体遗址有效联通、地上与地下相互呼应的全方位、立体开放展示格局”,金成民说。
  
  展示是以七三一部队的产生、发展、膨胀、扩张和灭亡为主,兼顾七三一部队四个支队以及和它平行的但是归它业务指导的,长春、北京、南京、广州、新加坡等等细菌部队,把日本整个细菌战部署全部囊括,这样,细菌战作为日本的重要军事战略就更加清晰了,它的国家犯罪、反人类罪行就更凸显了。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新的展示提升工程的实施,必将会更大激发爱国热情,更有益于民族精神培育和国家力量凝聚”,金成民期盼着。
  
  冬日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本部大楼修缮工程正在进行。旧址建筑多为砖混结构,经历70余年的风雨侵蚀,建筑材料已经超过使用年限。手工制红砖和混凝土开始粉化,墙体歪闪开裂,建筑结构发生安全性隐患。在科学鉴定评估基础上,采取加固防护措施势在必行。
  
  七三一部队溃逃前夕炸毁、新近清理发掘过的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遗址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严寒,使许多修复保护工程暂停。但是,围绕七三一文物保护利用的大量工作没有停止。
  
  2015年,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七三一部队文物修护工作重要批示深化之年,抗战胜利70周年重要节点,七三一罪证遗址保护利用工作和金成民的团队,都迎来了工作大发展的最佳时期。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美国解密日本细菌战档案调查研究》经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审核准予结项,鉴定等级为优秀;《侵华日军第731部罪行总录》被列入2014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计划出版系列图书60本;收集、整理的日本防卫省等保存的日本细菌战相关资料(日文),32卷,12800页,将初步编辑成《日本细菌战史料集》;收集、整理的美国国家档案馆等保存的日本细菌战档案资料(英文),21卷,8400页,将初步编辑成《日本细菌战史料集》。
  
  2015年,注定是忙碌的一年,更是收获的一年。(中国文物报 徐秀丽)